反正就是一条咸鱼嘛。。。
 
 

非典型性养成(摸鱼)


科幻AU,狗血的人类xAI的故事
独伊雪兔
反正就是。。。很狗血


做完这些,棕发的青年深吸一口气,打开了“贝什米特家族”一号的开关。
在青年紧张的注视下,在一间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阴暗房间里,在几块古老而廉价的显示屏刺眼的蓝紫色光线的映射下,小小的金发少年睁开了双眼。
“晚上好,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先生。”
很奇妙的,此时充盈于青年心中的并非属于科学家的激动,而是对一件艺术品的赞美。是的,艺术品,它的眼睛太美了。这在让他再一次感慨它的制造者的天才时也让他为这无与伦比的奇迹所感慨,它是如此的完美,理应从出生开始就受到整个世界的赞美与惊叹,而不是在这个鬼地方睁开它的双眼。
然而,他的思绪很快飘到了更远的地方。很突然的,他想起了在很小的时候住在自己家隔壁的那个德国男孩,男孩的名字叫做路德维希,一个普通的、不能更常见的德国名字,但男孩的眼睛有着比秋天最澄澈的天空更加纯粹透明的蓝色,男孩的手里常常抱着一束矢车菊,那蓝与紫交织的暧昧不明的色彩比人的灵魂本身更加深邃。
青年笑了,“晚安,先生。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了,请多指教。”
机械少年湛蓝的双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泽——尽管知道它只是在记录数据,青年还是不禁为之心折。
“这是我的代号吗?”它问。
“不,这是你的名字。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你不需要代号,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奇迹的结晶。。。之类的?”
“抱歉,我不明白。”
“嘛,别在意啦!只不过觉得不说点类似的话对不起他们而已。”
“他们是谁?”
“你的制造者。”
“我明白了。”

“你知道神圣罗马帝国吗?。。。啊抱歉,我不是让你搜索神圣罗马的相关资料。”青年笑了笑,说:“'既不神圣,又非罗马,更不是帝国。'尽管背离了所有人的期望,它却存在了几个世纪。”
路德维希静静地听着,湛蓝的眸子闪着奇妙的光。——他的系统这样告诉他:我要记住这个人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因为他是最重要的。
“你也是一样的,路德维希。你不是机器,也不是人类,更不是他们所谓的'人造神迹'。你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仅此而已。你明白吗?”
——0.35喜悦,0.35悲伤,0.15恐惧,0.15愤怒,心跳加快,呼吸偏慢,语速偏慢。
得出这样的分析结果只需要不到0.01秒的时间,然而路得维希过了30秒才回答道:
“是的,我明白。”


“呐,你在…伤心吗?这位美丽的小姐。”
女孩茫然地抬起头,看到一个好看的外国青年在对她微笑。青年说话的时候带有一点奇妙的口音,让人想起德彪西美妙的不和谐音,他的相貌介乎俊美与可爱之间,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浅浅的酒窝。
“啊,不,我…我没事的。谢谢。”
“诶,这样啊。那么,需要什么的话请一定告诉我哦!”
“嗯!”
直到青年走远,她才发现自己的西服口袋里有一张折成纸船造型的便签。
女孩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她掏出手机,用颤抖的手指播出一个号码。
“对不起先生,……我被发现了。”
不知为何,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废物!…我知道了,回来吧。注意别让那家伙跟上你。”
“是,先生!”
电话的另一端,瓦尔加斯家族现任家主面色不善地盯着屏幕上笑得灿烂的棕发青年。
“我照你说的做了,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院士,”男人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然后呢,你要让我们销毁军火还是毒品,慈善家先生?


“不对……”“…为什么?”“怎么回事……”“应该…”“…已经开机了”“有计算…”“屏幕上明明显示了…”“天哪…”“…计算量!”“不可能!“天才…”
路德维希听到了声音,于是他睁开眼,问:“这是什么地方?”
0.5喜悦,0.5恐惧,心跳急剧加快。
他看到了一群极度喜悦而心怀畏惧的人。这种表情让他联想起中世纪相信自己见证了神迹的狂信徒。


“都出去吧。”
“布拉金斯基上校……”
“闭嘴!滚出去!”
男人径直走到路德维希面前,一把抓住他的领子。
“把他还给我!”男人的眼睛里早已布满了血丝,他怒吼着,“把基尔伯特还给我!”
男性,科学院一级权限,白发,紫眸,系统权限无。身份识别:伊万·布拉金斯基。
“我很抱歉。但是瓦尔加斯先生有话要对您说。”
那块镶嵌在墙上的显示屏突然亮了起来。
“哟,布拉金斯基先生,好久不见啦(俄语)。”屏幕上的青年像从前一样带着温柔得有些轻佻的微笑向伊万挥了挥手。
“滚!!”男人像濒死的熊一样向屏幕上的青年冲过去,却突然感到左手腕上一阵酥麻,然后全身都瘫软在地上。
“是您的智能手表。我把电流控制在不致命的范围内,请您听他说完。”路德维希面无表情的说。
青年适时地继续道:“嗯,现在您大概只能好好听我说话了。辛苦啦,路德。擅自带走基尔伯特真是非——常对不起,不过看在我已经死了的份上就原谅我吧?”
伊万布拉金斯基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
“那么,言归正传,虽然很抱歉,但我并不认为我把基尔伯特君带走是错的。伊万·布拉金斯基,”青年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基尔伯特在我带走他之前崩溃过多少次?您又有几成的把握可以修好他?普通的设备根本无法承载拟人化系统的计算量,您不会不知道,只有'贝什米特家族'可以承载'黑鹫骑士'的灵魂。您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就是啊!老爹研究出来的电脑比你这个蠢熊的好多啦!是吧,west?!”银发红眸的青年穿着帝国军事学院的深蓝色制服,脸上挂着嚣张的不可一世的笑。
路德维希表情微妙地叹了口气:“哥哥,我们不是电脑…”
“那种东西怎么都行啦!喂,蠢熊,”青年的笑容突然柔和了许多,“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俄语)。”
“别哭啊!你又哭又笑的样子真是……蠢透了。”
画面切换回费里西安诺。
“总之就是这样啦。布拉金斯基先生,比起路德来,基尔伯特君是真正的奇迹,直到现在,啊对你们来说应该是十年前了,我都无法完全破译出基尔君的拟人系统。基尔君的复杂程度甚至有时超过了'贝什米特家族'的极限。但是请放心,在路德的重要性系统中,基尔君的重要度是仅次于我的第二位。对路德来说,基尔君是最重要的亲人。只要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存在一天,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就不会消失。
“那么,再见了,布拉金斯基上校。”费里西安诺微笑着敬了一个软绵绵的军礼。
“喂北极熊,那个东西还没做好吗?”
“基尔君……系统的事,你是昨天才说的吧。”
“真是的!科学院那帮吃闲饭的废物都比你有效率。”
“诶,怎么这样……但是啊,基尔君,有一件事他们是绝——对比不上我的!”
“哦是吗,什么?”
“我比较可爱!”
基尔伯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伊万布拉金斯基的研究室。
“本大爷真是脑子进了水才会和你。。。”
“诶嘿~”
然后,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上校再也没有回来。

“您好,我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不对。
“我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不对。
“嘿,我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不对不对不对!
基尔君才不会用这种表情看我。明明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没能保护的了。。。
这样的我,根本不配让基尔君对我笑啊。
屏幕背后银发红眸的青年看着屏幕外又哭又笑的男人,面无表情。


路德维希发现,研究院在缓慢地改变。
不同于人类那种有时会将真相变得面目全非的模糊的记忆力,他很清楚地记得,改变是从那个叫阿尔弗雷德的见习研究员来到这里时开始的。

“嘿贝什米特先生,帮我处理一下这个可以吗?”金发青年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湛蓝双眸带着熠熠生辉的神色。
路德维希面无表情地回头,为了维持工作的稳定性,他暂时关闭了表情显示系统。
“好的,请稍等。。。”他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感觉,混乱的数据侵占了他的处理器,那种人类称为记忆的碎片的东西飞快地在他的眼前一闪而逝。
一位路过的女研究员惊叫了一声,她的高跟鞋不小心踩到了路德维希——或者说曾经是路德维希的东西。站在她面前的是一堆流动的数据,唯有那双美丽的蓝眼睛还维持着原来的样子,尽管其中已失去了那令人无法移开视线的光彩。
“这…这是……?”
“别怕,小姐。”阿尔弗雷德用灿烂的微笑安慰到,“我们只是在做一个实验而已。”

“为什么要这样做?”
“诶,为什么?我可是研究者啊,当然会想弄清楚贝什米特先生的构造啦。有什么不对吗?”
他愣了一下,向那位无辜地微笑着的青年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喂,等一下,贝什米特先生,最后问你一句话,”阿尔弗雷德喊道,“你讨厌我吗?”
“…不,您误会了,这毕竟是您的工作,我……”
“贝什米特先生你真厉害啊!你果然明白'讨厌'的含义呢。”
他无法判断,少年脸上的表情究竟是喜悦还是悲伤,于是他回答,
“抱歉,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别装傻了,你其实,认为自己是人类吧。”

“你是谁?”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你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吗?”
“我在十年前就已经知道了”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不是机器,也不是人类,更不是他们所谓的'人造神迹'。我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仅此而已。”
“谁告诉你这些的?”
“……”
“…抱歉,您的权限不足。”

06 Jun 2017
 
评论
 
热度(5)